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2020-02-05 13:46來源:據說娛樂 分類: 八卦收藏

《野狼disco》這首歌有多火,應該不用我多說了吧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但就在2月3日,這首歌的制作者“寶石Gem”(人稱老舅)陷入抄襲風波,后又被質疑侵權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面對輿論的壓力,昨晚八點,老舅開直播否認侵權,并暗示自己被有心人暗害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但事實當真如此嗎?接下來,我們一起來解析一下,《野狼disco》到底有沒有抄襲、侵權,所謂幕后黑手又是怎么一回事?

一、是否抄襲?

2月3日中午,上海的一位趙律師,發文表明,目前《野狼disco》的伴奏版權歸屬于瑪西瑪國際傳媒。

目前已經向野狼團隊,英皇,華為,網易云和咪咕發送了停止使用的律師函,他同時曝光一則《野狼disco》伴奏原作者發聲的視頻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但文中并沒有任何抄襲的控訴,可是網友們看到維權,就一股腦的開始罵寶石老舅抄襲。

到底是烏龍事件,還是確有其事,我們接著往下看!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《野狼disco》的原伴奏作者,是芬蘭音樂人Vilho Ihaksi。2018年2月,他在網站上傳了自己制作的beat(伴奏)《More Sun》,表示供大家免費使用,但要注明作者,且禁止商用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寶石老舅聽到了這首beat后,覺得挺不錯的,于是在2019年4月,用它寫了《野狼disco》。

很多制作人都習慣于在beat中加自己的水印,一方面是為了防盜,一方面也是彰顯個人風格。

大家可以仔細聽一下,《野狼》這首歌中,“心里的花”這一句前,有一個“Ihaksi”的聲音,就是原作者打的水印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那么問題來了,老舅拿別人的beat來寫歌,算是抄襲嗎?其實不算。

說到這里,不得不給大家科普一個音樂小知識。通常一首歌,會由詞、曲、編曲三個部分組成。

曲,指的是一首歌的主旋律。編曲,是根據主旋律編寫的伴奏和聲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而說唱歌曲的創作,和流行音樂不同。

流行音樂,是先作曲,然后根據所作的旋律,再進行編曲。而說唱歌曲,則是先有了編曲,也就是伴奏(beat),再來創作詞曲。

很多說唱歌手,會選擇在國外的音樂網站上,購買別人已經做好的beat來進行創作。

只要你付錢買了beat的版權,就可以用它來錄歌。所以經常會出現,不同的歌,beat卻相同的情況。

在各大音樂平臺和最初比賽的節目中,我們都可以看到這首歌的署名,作詞、作曲都是老舅,編曲欄寫的是Ihaksi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事情出來后,也有很多音樂人出來科普,表示《野狼disco》的問題主要是版權糾紛,與抄襲無關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說唱歌手福克斯,也轉發了相關澄清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而瑪西瑪方代表律師,也在文章中表明,不是抄襲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由此可見,整件事跟抄襲完全不沾邊。

二、是否侵權

雖然證實了沒有寶石老舅沒有抄襲,但是侵犯版權一事,卻錯綜復雜。

上文提到,beat的原作者Ihaksi,已經表明禁止商用了,而寶石老舅不僅在各大晚會、節目中演唱《野狼》,甚至還在春晚結束后,表示要捐出歌曲全部版權收益,給在武漢的醫護人員家屬,雖然這個行為很暖心,但是很明顯涉及到商業利益了。

但是老舅在昨晚的直播中,表示自己沒有侵權,他的經紀人也聲稱團隊受到敲詐,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?

目前老舅被質疑的侵權行為有兩個方面。

一是署名權,二是音樂版權。但是兩者都有一個共同點,那就是國內、外情況不一樣。

先說署名權,上文也提到,《野狼》的編曲署名為Ihaksi。

在華語樂壇,編曲和作曲是完全分開的,不享有著作權,當然也沒有版權分成。只會給其編曲署名,很少會給作曲署名。

2018年,張靚穎在自己生日期間發文道出了編曲者的困境,表示:“從今天起,我的每一次商業演出,為我編曲的老師都能收到來自張靚穎當日份的,與詞曲老師同等的現場演出表演的編曲版權費。”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但是在歐美的慣例中,Ihaksi也應該擁有作曲人的署名,如下圖↓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但這具體該怎么算呢?就很難用三言兩語說得清了。所以大家最關心的,還是音樂版權的問題

《野狼》beat的授權有兩種:

99美元及以下,屬于非獨家授權,也就是誰都能買誰都能用。相當于把房子租給你,但你不能用它來開店賺錢。

如果想要獨家授權,則需要支付5000美元。也就相當于,把房子租給你,你想干啥就干啥。

而寶石老舅購買的則是99美元的非獨家版權,這一點他自己也承認了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并在直播中曬出了購買記錄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以及99美元版本的購買合同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在99美元版本的合同中,我們可以看到禁止商用的條款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如果將視頻分發到電視、電影或游戲,還要購買單獨的同步許可證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而5000美元的合同中,則注明可以用來作為商業用途和商業演出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寶石老舅在直播中,只是說自己買了99美元的版權,并未提及合同條款問題,很顯然是在避重就輕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而他給出自己沒有侵權的證據,是下面這張購買頁面的截圖。

可以看到,該beat99美元的購買頁面上,標注了“以盈利為目的的現場表演”,與合同條款矛盾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那么購買頁面的說明,是否具有有效效益呢?

在咨詢會火的顧問后得知,一切要以合同為準,且老舅曬出的合同截圖,并未露出簽字蓋章的部分,無法作為購買的佐證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原告方趙律師在采訪中,也指出該網頁截圖不能作為證據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值得一提的是,在非商業用途的前提下(比如免費音樂節花錢請他去演出),寶石老舅所得的版稅收入,也要支付30%給原作者。但目前沒有證據證明老舅支付了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就算拋開商業用途這一條不談,單從歌曲的創作時間上來說,也足以說明很多問題。

寶石老舅2019年4月寫的《野狼》,原作者也說了,大家可以免費自用,意思就是,你可以不花錢,用帶水印的版本,自己做歌玩,這OK的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7月份買了非獨家版權,拿到了beat分軌。8月的《中國新說唱》復活賽中,他唱了這首歌,風靡一時。

估計他突然想到買版權,也是這個原因。只可惜當時沒狠下心直接買斷版權,才有了這一系列的事情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但重點是,早在5月,老舅就已經開始現場演出了這首歌了,當時的他,還沒有買任何版權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種種證據表明,在未來的訴訟中,寶石老舅被判侵權的可能性會很高。

而面對侵權指控,颯娛和寶石也委托了律師發表律師聲明,并表示造謠必究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老舅這邊的說法是,沒有收到原作者的侵權通知,也沒有收到瑪西瑪公司的律師函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而且,網上流傳的律師函,是瑪西瑪公司委托的,不是原作者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但對于此事,據會火的顧問所說,如果原作者獨家授權給瑪西瑪公司,那么瑪西瑪有權追究侵權行為,原作者可以不管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最后,老舅方律師表示,從現行的相關規定來看,侵權之說不能成立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雙方目前各執一詞,最終是否構成侵權,還是得看法院的判決了。

三、是否遭人暗算

《野狼》是否侵權一事,只要拿出合同,其實并沒那么復雜,大家之所以到現在還熱切討論,就是因為中間還涉及到了圈套、敲詐等問題。

據老舅所說,他在11月2號,就已經聯系原作者,表示想買斷版權,但對方表示自己不賣,結果后來又賣給了別人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從二人的郵件中可以看出,對方不建議老舅買獨家版權,因為這個beat已經賣出去很多不能回收的授權了。其實這個建議還是挺良心的。

但是老舅表示不用收回此前賣出去的授權,只要下架以后別再賣了就行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14號的時候,老舅再次給對方發了一封郵件,表示真的很喜歡,讓他出個價。結果被對方告知,已經被人以默認價格5000美金買走了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從趙律師曬出的律師函中可以看到,買走版權的就是瑪西瑪國際傳媒,時間是15號,也就是在老舅發出最后一封郵件的后一天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但要說是原作者跟瑪西瑪合伙搞老舅,我個人認為看著不太像。

首先,該平臺是用戶自主下單購買,5000美元的購買方式和99美元是一樣的,誰都能買,并不需要作者指定。

最開始老舅就可以買斷,只是他沒有這么做。后來想買的時候,又因為花時間在溝通的問題上,而錯過了購買時機。

老舅輸就輸在,把這個網站當購物網站了,買東西之前還咨詢一下“客服”,直接下單早完事兒了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原作者的郵件中也說了,有人以默認價格買走了,也就是說對方直接在頁面付的款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其次,從會火顧問處得知,即使瑪西瑪勝訴了,原作者也不見得能從中獲利,最多拿到他應得的版權分成,除非雙方簽訂了什么不為人知的利益合同。

但是這個錢他從老舅那兒拿也是一樣,如果他真的想狠撈一筆,在老舅表示自己想買斷版權的時候,就會借機提出,而不是勸他別買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而且,據瑪西瑪的代理律師所說,老舅的經紀人不相信瑪西瑪拿到了版權,所以才找來原作者出面作證。

而原作者錄的視頻中,只是說自己是這首beat的制作人,把獨家版權賣給了瑪西瑪,并展示了工程文件證明此事。

除此之外,沒有發表任何和老舅侵權有關的言論。如果雙方達成聯盟,怎么也得表明一下自己的立場吧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原作者可能無心搞事,但購買版權的人,很明顯目的似乎就沒有那么簡單了。

據老舅所說,買斷版權的人找到了他的經紀人,要求他創作一首閩南語版本的《野狼》,并且要給他數額巨大的分成,當要求對方出具購買證明的時候,卻遲遲不給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老舅的經紀人,表述則更為激烈。說對方想吃一波紅利,一上來就敲詐500萬,但編曲在我國沒有版權分成。關于編曲版權問題,上文也證實了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從經紀人曝光的聊天記錄中,我們可以得出以下幾個信息。

1、下馬威。

版權是我的,你有侵權嫌疑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2、套近乎。

現在很多人都好壞壞哦,想買版權搞你,但被我截胡了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3、求合作。

我之所以買版權,都是為了你呀!不如合作一波?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4、疑威脅。

我現在厲害著呢,你還不乖乖合作?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別的不說,就這聊天的話術,希望大家好好學習一下。

那對方究竟想怎么合作呢?重點來了!

1、合作之后,前面侵權的事情就不管了,但是之前賺的錢得分成。

2、99美金版權的使用年限只有5年,合作之后,可以給到30年。但是從19年15號之后賺的錢,他們得分40%。

3、用這個beat再創作一首閩南語版本的《野狼》,誰創作不管,但是得由寶石老舅主唱,并且得到他的認可。言下之意:別想糊弄敷衍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事情到這里,對方的目的很明顯了,就是以合作之名賺錢。

得知對方的訴求之后,老舅經紀人表示,沒有看到版權證明文件之前,無法推進合作。

對方說,如果誠心談合作的話,詳細情況可以見面說。之所以不出具證明,是擔心老舅方沒誠意談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這份聊天截圖的真實性,已經得到了瑪西瑪代理律師的證實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趙律師表示,瑪西瑪方的訴求很簡單,就是大家進行一個商業合作,和聊天內容一致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說到底,就是想賺錢。

看到這里想說,可能有人想說,老舅這次之所以會遭逢“禍事”,這都是版權意識淡薄的緣故真的是這樣嗎?

我看不見得。

此前,許魏洲在某晚會上,唱了《野狼disco》,被颯娛索要版權費。交了錢之后,老舅還豪氣地表示:“有機會給你寫首新的”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同時,颯娛和寶石老舅的工作室,又向《聲入人心》演唱會的主辦方索要版權。

由此可見,颯娛和老舅的版權意識相當強。這次涉嫌侵權,和版權意識關系不大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版權是塊磚,哪兒賺錢往哪兒搬。

這次的版權糾紛,說白了就是一個想要錢,一個不想給。跟什么創作者權益、原創音樂、說唱文化……沒半點關系。

背后的水也不見得有多深,就是一個投機取巧的人,被另一個有心之人抓住了把柄。

但別管版權案最終的結果是什么,這次的事件有一個繞不開的話題,那就是原創生命力。

和很多說唱歌手一樣,寶石老舅也是為了省錢省力,到網站上買別人制作好的beat,才引起了版權糾紛。如果歌手們在創作歌曲的時候,首先想到的不是去買,而是自己做,或許麻煩會少很多。

還記得《明日之子2》中,華晨宇懟李袁杰的話。

想當年,李袁杰唱的《離人愁》也是紅極一時,橫掃各大視頻平臺。

后來他去參加節目,一直在強調國風元素,然后華晨宇現場出題,希望他不彈“4536251”,現場即興創作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原因很簡單,4536251是流行樂中爛大街的和弦,所有寫歌的人都會用,華晨宇希望選手們能有點創造力,但是李袁杰聽不懂這是啥意思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聽到他的話,李宇春懵了,最基本的樂理知識都不知道,那“他歌曲是怎么寫出來的”?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很快有人扒出他的成名曲《離人愁》,其實抄襲了眾多經典歌曲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這是一個草根成名的好時代,在可怕的大數據面前,只要你抓住了用戶的心理,運氣再好一點,一夜成名實在太容易了。

原創和創新,是多么吃力不太好的事情,如果不努力也能成功,誰還愿意為未來拼命?

這是人類趨利避害的本能,無可厚非。

但可以永遠燃燒著的生命力,一定屬于凝結著人類精神文明的作品。

所以,這么多年過去了,周杰倫還能拿到話題榜第一,當初紅遍大街小巷的《小蘋果》,現在還有人聽嗎?

不只是《野狼disco》,近些年,幾乎所有的音樂作品一旦涉及侵權,大家都是零容忍。

歸根結底,每一次痛批責難,都是大眾對華語樂壇的又一次失望,免不了高喊一句原創已死。

但其實華語樂壇,仍然有一批堅持不懈做原創音樂的音樂人。

此前音樂人耳帝選出2019年最值得聽的一百首歌,且不說這份榜單的專業性如何,但可以看到很多用心之作。

而我們在抵制抄襲和侵權的同時,或許也可以花點時間,去鼓勵更多的原創作者。

《野狼disco》被索500萬,無恥侵權還是慘遭黑手?

我不相信原創已死,不管是文學、音樂還是影視作品。

因為有多少想要抄襲盜竊的人,就會有多少捍衛正義的人。

因為趨利避害是人的本能,對知識才華的渴望,與對苦難不可抑制的同情,同樣是人的本能。

原創并沒有死,它只是缺少機會。


更多娛樂資訊,都在會火

美人遲暮?52歲江珊演70歲老太毫不違和,離婚至今獨自撫養女兒

51歲阿寶罕露面!重回央視舞臺自稱是老漢,現狀與朱之文差太多

主持人方瓊情緒崩潰?又哭又鬧不想錄節目,搭檔給她捏腿才哄好

  

評論0條評論)

全部評論